2020年09月24日 星期四
【本期导读】 孩子发烧,别急着吃头孢,先确定是否细菌感染 87岁抗美援朝老兵日护痴儿 夜伴病妻
第01版:一版要闻 2020-08-12

87岁抗美援朝老兵日护痴儿 夜伴病妻

丁诗圆

金晋福军装照

金晋福夫妇的结婚照(1958.10.1)

金晋福夫妇补拍的婚纱照 (上世纪90年代)

◆见习记者丁诗圆

今年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本报收到了一封特殊的来信。家住宝山区友谊路街道的金晋福老人,曾以医务兵的身份参与了那场朝鲜战争,因战斗积极荣立三等功并获得多次奖励。在归国转业后,他与女同事坠入爱河,历经风风雨雨,至今已携手度过六十余年的光阴。日前,记者特别前往友谊路街道居委会,请金晋福老人与我们分享他和妻子六十多年“情与爱”的故事。

归国转业大英雄恋上产科小医生

金晋福的档案信息显示,他出生于1933年,在中国志愿军横跨鸭绿江入朝作战的那一年只有17周岁。出生于淞沪抗战重要战场之一宝山县的他,毅然决然地走上战场,成为一名救死扶伤的白衣战士。

1952年三月,金晋福先后参与两次阻击战和一次反击战。金晋福向记者展示了他腿上和臂上的伤疤,这些伤都是当年在前线救治伤员时留下的。作为卫生员的金晋福没有扛过枪,背着装满绷带和吗啡针的药箱就上了战场,只在腰间绑着两个手榴弹,这是以防被敌人俘获时,自己防身用的。

在参加的战斗中,金晋福作为战地卫生员,冒着枪林弹雨在三次战役中先后抢救重伤员90人、普通伤员218人,并寻回80余名烈士的遗体。因为在战斗中的优异表现,金晋福被授予三等功,也屡次获得物质嘉奖。

1953年,金晋福跟随志愿军凯旋归国,在青岛医训队学习培训三年后,于1956年转业到家乡,在宝山县卫生院防疫站担任支部书记和副院长的职务。正是在这里,金晋福邂逅了他一生的伴侣。

当时宝山卫生院的工作环境十分艰苦,用的水都是水沟里抽上来的,为了喝上干净的饮用水,身强力壮的金晋福挽起袖子,带领院里的医生护士们动手在茅草房边挖土井。那时卫生院的工作人员也很少,算上金晋福也只有十八人,还有很多是青年女医生。金晋福不怕苦不怕累,一人扛起了大部分工作,把土井挖到四五十公尺深,又亲自下井扛水上来,用明矾滤净给大家饮用。他的吃苦耐劳给卫生院的同事们留下了极好的印象,其中就包括妇产科的小医生朱道弘。

与只有初中文化水平的金晋福不同,朱道弘是一名高材生。高中毕业后,热爱外语的她原本立志报考外国语学校,因几分的差距落到苏浙医学院学习妇产科知识,毕业后先于金晋福进入宝山卫生院工作。朱道弘被金晋福的质朴坚毅所吸引,而金晋福也很喜欢朱医生身上的文气。渐渐的,两人便坠入爱河。

恋爱后每月的休息日,金晋福都会带着朱道弘坐上小木船从长兴岛“摇”到市区,与其他情侣一样看电影、逛公园。1958年国庆,他们在家人的见证下举办了简单的婚礼,双方许下了“风雨同舟,永不分离,白头到老,幸福终身”的诺言。在六十余年婚姻中,他们也确实守住了这个美好的誓言。

特殊年代历风雨情比金坚不离弃

婚后,金晋福夫妇在长兴岛工作了数年,又一同调去横沙岛卫生院。金晋福形容妻子道:“她是我最好的最知心的伴侣,也是我最最心爱的人。朋友中没有哪一个能够像她那样宽恕我的失误,理解我的心情。”两人的感情一直十分坚定,育有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1963年,金晋福担任横沙供销社工会主席,一家人生活幸福安稳。

好景不长,“文革”中,曾经任职卫生院副院长和工会主席的金晋福被打成“走资派”,连中共党员的身份都遭到质疑和抹黑,每天都要面对造反派们的种种批斗,有时要挂着写有“走资派”的小黑板游街,有时则是站在大礼堂中央的小凳子上接受辱骂。在那个特殊的年代里,许多妻子为了保全自身不得不与丈夫“划清界限”,连孩子也要批斗父亲。金晋福的小儿子当年只有两岁,亲眼所见造反派压着用小棍抽打自己的父亲,这段经历给他留下了极大的精神创伤,在成年后发展成精神分裂症,直到今天都无法与人正常交往。 (下转第3版)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