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8月13日 星期四
长期咳嗽不止,你可能得了慢性咳嗽 史学伉俪的温情人生
第01版:一版要闻 2020-07-29

史学伉俪的温情人生

丁诗圆

灼灼岁序,恰似晨露,又是一年毕业季,新一批师范大学毕业的学子即将踏上三尺讲台,开启为人师表的新篇章。本月初,由苏智良教授主持编写的《怎样上好历史课》由上海教育出版社出版。这本书汇集了沪上22名历史特级教师的教案与经验心得。苏智良深耕史学研究和史学教育多年,他的妻子陈丽菲无论在工作还是生活中都是他最默契的同路人。本期记者特别采访了苏智良、陈丽菲夫妇,走近这对史学伉俪相伴意长、携手扶将的温情人生。

◆见习记者丁诗圆

坚定相伴眷眷情深

即使到了大多数人选择回归家庭的人生阶段,苏智良和陈丽菲都没有离开他们心系的工作岗位。陈丽菲虽然已经退休,但她带的研究生要到明年才全部毕业;苏智良则仍活跃于一线教学岗位,除却本科生课程比原先少上几节之外,工作与之前相比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许多细节可见苏智良和陈丽菲之间的感情。他们称呼对方为“陈老师”“苏老师”,学生和后辈们叫惯了的称谓在他们的口中却有了眷眷情深的意味。采访的时候适逢陈丽菲刚从北京赶回上海家中,还来不及浏览采访提纲,苏智良便微笑着与记者商量“陈老师刚回家,采访可以先问我好吧?”谈及早期由二人共同完成的《近代上海黑社会研究》一书,苏智良回忆说最早的一版由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陈丽菲反驳他是上海××出版社,苏智良便笑着纠正她“陈老师呀,这些记忆肯定我比你要清晰……”还准确地报出当时责编的名字和海外的几个版本。

两人的性格乍看有些不同,却一样温柔而坚定。苏老师平和从容,穿一件家常的衣衫,接受采访时无论谈到什么问题都柔声轻语;陈老师则显得开朗健谈许多,还有些年长者身上少见的冲劲儿。说起曾经工作中面临的困难和挑战,苏老师往往会一笑带过,陈老师却会认真地向记者强调苏老师的艰辛不易,并细致地阐述他每一项工作的意义。相同的教育背景和专业志趣,使他俩总是能理解对方的理想和坚守,默默地为彼此提供最有力的支持。

两人暂时还没有机会悠哉度日,有更重要的事情等待他们去完成。由两人共同署名的国家重大项目——日军“慰安妇”问题研究的最终成果尚未问世,这部百余万字的著作是夫妇俩过往数十年“慰安妇”研究的凝练与总结,还需要至少一年的扎实工作才能出版。但他们却沉醉于这样夙兴夜寐的工作。陈丽菲坦言,“慰安妇”问题研究本是苏老师工作中的一项副产品,仅仅肇始于二人上世纪90年代留日期间的所闻所感,再想要挖掘这段凝结着满满血泪的苦难记忆,也势必面对重重阻碍;但是出于历史学工作者的良知和责任心,也由于“慰安妇”确实是非常重要的历史和现实问题,他们还是踏上了这段钩沉一个民族和国家集体记忆的旅程。“如果我们知道真相被湮没了,就一定要去还原,这是历史学工作者的天职。”

心系三尺讲台深耕历史教学

教书育人始终是两人最重视的工作。苏智良和陈丽菲都毕业于华东师大,又同任教于上海师大,因而始终怀揣着身为教师的价值认同。“这(历史教学与教学研究)是一名老师最本分的工作,是应该的。”陈丽菲颇有些骄傲地向记者介绍,苏智良曾荣膺上师大第一届“最受学生欢迎教师”,此后从校级到市级到全国,这项荣誉一直伴随苏智良的教学生涯。苏智良从未停下实践和总结的步伐,他一面教学生,另一面也在培养教育的后继力量,新书《怎样上好历史课》所邀请的22名上海市特级教师中有十来人是苏智良曾教过的学生。“即便看得到的回报可能很小,但却是面向教育界润物细无声的传承。”苏智良计划在2021届本科生毕业前将新书签名送给每个学生,希望他们鉴往知来,永怀对历史的温情和敬意。

陈丽菲曾任华东师范大学主办出版的国版本中学历史教科书和沪教版初中、高中历史教科书的责任编辑,对于基础教育同样经验颇丰。“历史学的本质是求真,有比较才能有鉴别。我们希望将这样的观念灌输给孩子们,要有历史的眼光,长时段地、理性地、开放地、温和地看待问题。”她强调基础历史教学应重视培养孩子们观察社会、看待社会的能力,而非用僵死的模式桎梏孩子们的思维。

苏智良和陈丽菲对待教育审慎而包容的态度也带入了家庭生活。他们的儿子是2006年首届通过自主招生入学复旦大学的历史系本科生,学习历史固然受到家庭氛围的影响,但最终的专业选择却是他自主的决定。他现在已是北京大学世界史博士,也同父母一样扎根史学领域。(下转第3版)

(上接第1版)

绘制“红色地图”保护上海文脉

时值中国共产党建党99周年,苏智良和他的学术团队也在继续推进“上海红色文化最全图谱”的绘制,这项工作现已收集囊括本市一千余处红色地标。苏智良表示,调查中发现很多建筑已不复存在,在大规模城市改造中侥幸留存的许多旧址也没能得到妥善的维护。以最近大热的老渔阳里二号为例,它不仅是中国第一个共产党组织建立地,也是一大以后中央办公地,叠加了许多革命信息,何其重要。苏智良希望通过自己的这项工作加深市民对自己生活着的城市在中国历史中走过的路的认识,也唤醒大家保护文化遗产的认识。

苏智良说他近期的兴奋点,是对抗日女英雄赵一曼在沪期间工作生活空间的复原。经考证,赵一曼曾在上海工作和生活过一段时日,此后因中共中央军委在江浙沪地区直接调集了一批男女干部北上支援抗联,赵一曼也在此行列。经证实,当时包括赵一曼在内的这批干部们集中下榻的旅馆为黄浦区浙江中路、延安东路交会的东新桥的“长沙湘记”旅馆,下一步就是要在上世纪30年代初的上海地图上确定它的位置。“哪怕房子拆掉了,我们也要把这些回忆叠加起来,逐渐形成一种真实的记忆。”

陈丽菲倾力支持丈夫的工作,也提出了身为历史学者更深层次的看法。她认为:“上海作为一座海纳百川的城市,其城市品格中最重要的一部分就是它的包容性和多元性。作为生活其间的历史研究者,我们应在研究中特别重视兼收并蓄上海的五光十色,保护上海的城市历史文脉。”

放大

缩小

上一版

下一版

下载

读报纸首页